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要闻动态 Highlights 联盟动态 News 行业资讯 Industry 专家观点 Expert Viewpoint 专题活动 Thematic Activities
首页> 新闻资讯> 专家观点

黄群慧:中国产业结构“转型”未“升级”因服务型制造发展不够?

来源:电子信息产业网 时间:2017-03-06

1.png

在日前举行的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成立大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表示,我国产业结构“转型”未“升级”的背后原因很复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应该是中国制造业服务化或者服务型制造发展不够。

结构“转型”但效率不显现

黄群慧表示,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我国产业结构变化非常明显。2013年,服务业比重达到45.7%,第一次超过第二产业的44.0%;2015年服务业比重超过50%,达到50.2%,成为占比最大的产业。应该说,一个国家的工业化进程进入工业化中后期之后,第二产业和制造业比重下降,服务业比重提高是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是经济现代化推进的结构转换特征,也被认为是经济结构高级化的一种重要表现。

但是,这种产业结构转型背后出现了一个重大问题,就是经济出现“脱实向虚”趋向。以农业、工业、建筑业、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住宿和餐饮业的生产总值作为实体经济宽口径计算,我国实体经济规模占GDP比例从2011年71.5%下降到2015年的66.1%,而同期货币供应量M2相比GDP的倍数从1.74倍上升到2.03倍。

虚拟经济中的主体金融业的增加值占全国GDP比例快速增加,从2001年的4.7%快速上升到2016年的初步核算结果8.4%,这已经超过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美国在金融危机前夕该比例也只有7.6%。从上市公司看,金融板块的利润额已经占到所有上市公司利润额的50%以上,这意味着金融板块企业超过了其它所有上市公司利润额之和。一方面,大量资金进入房地产、金融等虚拟经济领域;另一方面,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成本升高、利润下降、杠杆率提升,遇到很大困难,这种“脱实向虚”问题表明,实体经济供给与金融供给之间、实体经济供给与房地产供给之间存在着严重的结构性失衡。

与之相应的是,我国经济的全要素生产率出现持续下降,进而影响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和我国的经济增长。这出现了三次产业占比上升、效率下降的“逆库兹涅茨化”问题,这实质意味着从比例数据上看发生了产业结构转型但从效率上未显现出产业结构升级,我们必须实质推进产业结构“转型”到“升级”的改变。

黄群慧认为,我国产业结构“转型”未“升级”的背后原因很复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应该是我国制造业服务化或者服务型制造发展不够。

服务化是制造企业效率提高的重要源泉

为什么说制造业服务化或者服务型制造发展不够是中国产业结构转型未升级的原因?黄群慧从制造业和服务业两个角度进行了分析。

从制造业发展看,随着制造业产品复杂程度的提高,信息技术的发展,近年来,世界工业化趋势显现出制造业呈现服务化的趋势。制造业服务化,已经成为是制造业创新能力的提升、制造业效率提高的重要源泉,服务型制造成为制造业中最具潜力的业务方向和制造业企业转型战略着力点。无论是美国的先进制造业计划,还是德国工业4.0,以及我国《中国制造2025》,都将制造业信息化和制造业服务化作为未来制造业发展的方向。

在信息技术还不发达的时候,制造企业很难监测自家设备的运营状况,也很难掌握个体用户对产品的使用状况。随着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的逐步成熟和产业利用,使这些都成为可能,极大地推动了制造业的服务化转型,新商业模式、新业态的创新层出不穷。目前,制造企业不仅局限于研发、制造、销售产品和提供简单的售后服务,还需要向它的客户(包括企业客户和消费者)提供越来越多的高附加值服务,比如个性化定制、综合解决方案提供、智能信息服务,等等。而且,对于制造业来说,向服务型制造转型可以摆脱对资源、能源等要素的投入,减轻对环境的污染,同时能够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增加附加价值、提高综合竞争力。因此,基于制造业产品的服务活动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制造企业销售收入和利润的主要基础,成为制造业竞争优势核心来源。例如,上世纪90年代,IBM、HP、DELL等计算机企业纷纷从卖硬件向服务转型,去年IBM更是提出向认知解决方案和云平台公司转型;宝马、奔驰等公司开展汽车分时共享业务。我国制造行业也已经涌现出一批在服务型制造方面做得比较好的企业,但总体相比还相差较远。在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国情下,这直接影响了我国制造业效率的提升,进而影响了我国工业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和我国经济增长的潜在增长率。

发展服务型制造是重要方向

黄群慧表示,从服务业发展看,服务业可以分为传统服务业和高技术服务业,前者以餐饮、商贸、流通为主,主要服务于生活消费,附加价值和生产率都较低;后者既包括采用高技术装备的部门,如电信、金融,也包括本身创造高技术服务的部门,如软件、互联网信息服务等,主要服务于生产性活动,附加价值和生产率都较高。在高技术服务业中,有相当大一部分是为制造业服务的。因此,制造业的发展不仅是整个国民经济实现创新驱动发展的物质基础,而且也是服务业向高端发展的重要支撑。制造业是科技创新最为活跃的部门,既是创新的来源方,也是创新的应用方,生产性服务业必须和制造业紧密结合,为制造业创新发展服务,才能寻求到持续的效率和发展动力。当前我国经济结构“脱实向虚”趋势、虚拟经济自我循环与实体经济脱离问题直接影响了我国的经济健康增长和可持续发展。实际上,当前我国服务业存在传统服务发展快、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结合不够的结构性发展问题,这直接导致了经济“脱实向虚”趋势背后的效率降低问题。因此,积极推进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推进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紧密结合、大力发展服务型制造无疑是服务业发展的重要方向。

中国制造业服务化要走自己的路

黄群慧表示,在制造业服务化这一趋势下,发展服务型制造业无论对于我国制造业还是服务业的转型升级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制造业的服务化是制造业和服务的深度融合,从统计意义上也许以后可能很难分清楚什么是制造业、什么是服务业,我们产业结构调整的目标可能就不再是制造业和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是多少,而是经济、产业的运行效率、运营质量和经济效益。也就是,我们经济发展中,统计比例所展示的“结构转型”已经没有太大意义,关键是效率提升所揭示的“结构升级”。

黄群慧最后强调,我国是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也是产业门类、产业配套体系最完善,制造产品种类最丰富的国家,因此,我国制造业的服务化转型具有非常广阔的空间。同时,由于发达国家在产业体系和产业链的完整程度、产品的丰富程度上都与中国有很大差距,因此我国的服务型制造创新不可能完全模仿发达国家,必定是要基于自己国情进行创新,形成自己的中国特色。我们成立服务型制造联盟,政府支持、企业和研究机构深度合作,促进中国服务型制造创新发展,正是其价值所在。

本文转自电子信息产业网(中国电子报)

相关推荐

0.35908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