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要闻动态 Highlights 联盟动态 News 行业资讯 Industry 专家观点 Expert Viewpoint 专题活动 Thematic Activities
首页> 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经济聚焦:找准“中国模式”发展服务型制造

来源:经济日报 时间:2017-02-28

“发展服务型制造,引导企业开展服务化转型,有利于改善工业产品供给状况,破解当前制造业面临的发展矛盾约束,提高企业竞争力和市场占有率。”在2月26日举行的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成立大会上,工信部副部长徐乐江说。

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轮值理事长、工信部电子第五研究所所长陈立辉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将以联盟网站为基础,建设中国服务型制造公共服务平台。同时,整合优质的工业服务能力资源,形成服务体系,建立制造企业、生产性服务企业、科研服务机构、金融机构和地方政府良性互动的产业生态系统。

▍产业升级所需

什么是服务型制造?徐乐江表示,服务型制造是工业化进程中制造与服务融合发展的一种新型产业形态,要以满足市场需求为中心,以产业链利益相关方的价值增值为目标,通过对生产组织形式、运营管理方式和商业发展模式的优化升级和协同创新,实现制造业价值链的延展和提升。

《中国制造2025》也指出,我国制造强国要向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服务化发展。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装备工业研究所所长左世全解读说,其中,服务化是向价值链的高端发展,即微笑曲线的两端,服务化与高端化是升级,绿色化、智能化是转型。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告诉《经济日报》记者,我国产业结构变化明显,服务业已经成为占比最大的产业。但产业结构转型背后出现了一个重大问题,就是经济出现“脱实向虚”趋向,发生了产业结构转型但从效率上未显现出产业结构升级的现象。我国产业结构“转型”未“升级”的背后原因很复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国制造业服务化发展不够。

“制造业服务化,已经成为是制造业创新能力提升、制造业效率提高的重要源泉,服务型制造成为制造业中最具潜力的业务方向和制造业企业转型战略着力点。”黄群慧指出,一方面,制造业服务化可以摆脱对资源、能源等要素的投入,减轻对环境的污染,同时能够更好的满足用户需求、增加附加价值、提高综合竞争力。另一方面,制造业是科技创新最为活跃的部门,既是创新的来源方,也是创新的应用方,生产性服务业必须和制造业紧密结合,为制造业创新发展服务,才能寻求到持续的效率和发展动力。

▍找准中国模式

黄群慧认为,我国是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也是产业门类、产业配套体系最完善、制造产品种类最丰富的国家,我国制造业的服务化转型具有非常广阔的空间。同时,由于发达国家在产业体系和产业链的完整程度、产品的丰富程度上都与中国有很大差距,因此我国的服务型制造创新不可能完全模仿发达国家,必定是有基于自己国情进行创新,形成自己的中国特色。

左世全坦言,当前我国服务型制造发展相对滞后。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制造企业的服务收入占总营业收入比重不到10%,而发达国家超过30%,个别领先企业如美国GE公司高达70%。

“我国制造业长期以来以加工组装为主,服务化方面目前在创新设计、系统解决方案、售后服务等领域发展较快,但在系统解决方案方面仍缺乏龙头企业。”左世全表示,中国发展服务型制造,要借助“一带一路”战略和国际产能合作,推动工程总包、方案设计、融资租赁等服务业发展。

“对于中国而言,服务型制造仍是一个较新的课题,各行业、各领域、各企业之间差异程度较大,要加快理论研究创新,研究符合中国制造业发展实际的基础理论。”陈立辉向《经济日报》记者透露,联盟将聚集企业、高校、研究机构以及行业机构等各方优质资源,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具有领先性、普适性、实用性的发展案例,并结合具体领域形成满足我国制造业发展实际所需的整体解决方案,转变过度投入、低效产出、低附加值的低端粗放发展模式为高效能、高附加值的高端集约发展模式,探索有中国特色的制造业高端发展新路径。

▍做好信息化融合

如何发展服务型制造?浪潮集团董事长兼CEO孙丕恕表示,要发展服务型制造就要把制造业和信息化融合。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制造业整体处于“2.0”补课,“3.0”普及、“4.0”示范的阶段,“十三五”期间我国制造业服务化发展的重点之一就是数字化、网络化。左世全也表示,发展服务型制造,要注重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手段的应用,在资产(装备)远程运营维护、预测性维修等方面加快布局发展,这也是美国工业互联网的着力点。

“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的逐步成熟和产业利用,极大地推动了制造业的服务化转型,新商业模式、新业态的创新层出不穷。目前,制造企业不仅局限于研发、制造、销售产品和提高简单的售后服务,而且向它的客户提供越来越多的高附加值服务,比如个性化定制、综合解决方案提供、智能信息服务等等。”黄群慧说。

基于制造业产品的服务活动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制造企业销售收入和利润的主要基础,成为制造业竞争优势核心来源。比如,惠普、戴尔等计算机企业很早就纷纷从卖硬件向服务转型,IBM如今又提出向认知解决方案和云平台公司转型;宝马、奔驰等公司开展汽车分时共享业务等;我国制造行业也涌现出一批在服务型制造方面做得比较好的企业。

在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成立大会上,优必选科技创始人、CEO周剑介绍说,作为智能制造的延伸,智能服务是服务制造的重要模式之一。优必选致力于打造成为全球人工智能和人形服务机器人第一品牌,构建智能服务机器人生态圈。2015年优必选销售额约5000万,2016年销售额较上一年增长近6倍。小米生态链产品总监夏勇峰也表示,万物互联孕育着巨大的市场,小米的产品设计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能融入任何环境。小米生态链在2016年一年间,销售额超100亿人民币,旗下产品共囊括15项国际设计奖项和若干项国内设计奖项。

工信部2016年发布的《发展服务型制造专项行动指南》指出,到2018年,力争培育50家服务能力强、行业影响大的服务型制造示范企业;支持100项服务水平高、带动作用好的示范项目;建设50个功能完备、运转高效的公共服务平台;遴选5个服务特色鲜明、配套体系健全的示范城市。

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首批发起单位有107家。陈立辉表示,服务型制造是一项系统性、复杂性工程,有待于加强理论研究和实践应用,填补理论研究不足,解决实践水平滞后问题。联盟将坚持问题导向,关注并解决影响我国服务型制造发展的核心问题,研究企业服务型制造能力提升的有效途径和解决方法,探索制造业发展新模式,突破制约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瓶颈,引导大中小企业在全领域、全行业加快转型升级。

■新闻链接

▍两个“70%”

全球制造业发展正呈现出制造业服务化即制造企业以生产为主向提供高端服务为主的转型趋势。发达国家普遍存在“两个70”的现象,即服务业产值占GDP比重的70%,制造服务业占整个服务业比重的70%。服务正在成为制造企业利润的重要来源,一个典型的企业是苹果公司,虽然不直接生产手机,却凭借核心技术、工艺设计和品牌运营,获得手机硬件价值的一半以上。高端服务能力已经成为决定制造业竞争力和盈利水平的关键因素。

然而,对照发达国家“两个70%”,中国的产业结构转型明显,服务业占比迅速提升,但以制造业为代表的实体经济却出现了许多困难,制造业效率提升不足。正如专家所指出的,我国出现了产业结构“转型”却未“升级”的现象,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制造业服务化发展不够。

我国发展制造业服务化存在诸多挑战。一是服务型制造是有待探索研究的新领域,行业和企业对其战略意义和发展路径还缺乏深入认知和能力积累。二是不平衡性问题比较突出,虽然一些领军企业在设计和解决方案等服务提供方面已经取得较大进步,但大部分企业还只能提供安装或维修等基本服务。地区之间的不平衡也存在较大差异,东部沿海地区服务型企业成长迅速,但中西部则明显滞后。三是公共服务体系不够完备,尚未形成有针对性的技术支撑和政策支撑体系,社会化服务体系还不能满足需要。

产业转型还需升级,发展服务型制造是大势所需。要以企业为主体,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瞄准制造业价值链高端环节,加快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不断提高感知能力和客户服务能力。坚持产品服务专业化,聚焦自身核心业务,建立健全基于制造的服务系统和基础产品的服务系统,提升服务型制造的专业化和精细化水平。

▍“中国制造”开花结果要靠创新

联想集团日前公布的最新财报显示,集团营收和利润均出现下滑,移动业务尤其是手机业务的拖累是重要原因。显然,这家PC行业巨头向移动互联网的转型不太顺利。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表示,公司采取的精品和高价格策略导致了手机业务收入下跌。事实上,在手机领域采取精品和高价格策略的典型代表华为,近年来却在全球手机市场销售量节节攀升,已将提升利润作为下一个目标。这其实给处于两端挤压中的中国制造提供了有益借鉴。如何在失去人口红利和成本优势的情况下,向上突破高端找到新的优势?无他,唯创新尔。

联想手机一直试图复制在PC领域的成功模式。刚进入智能机时代,联想就通过推出乐phone等产品,再依靠与移动运营商的深度合作,利用渠道优势在国产手机市场赢得先机。然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手机产品更加注重个性化,而联想却“沉浸”在运营商补贴的“温水”中,对市场和消费者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高价之下的口碑日渐下滑。2014年初,联想试图通过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业务“逆袭”,然而事实证明,移动业务与PC业务不同,外观设计、人性化操作等消费者体验更为重要。联想没能追赶上手机市场的变化,而其他国产手机却依靠低价的互联网营销或高端的核心技术研发先后崛起。

国产手机品牌不断崛起的根本在创新,其中既有专利的积累、关键技术的创新,也有模式的更新、设计的创新。比如,在高端手机领域已建立起强大品牌效应的华为,一直坚持技术的自主创新和品牌的自我培育,投入巨额资金自主研发、制造手机芯片,是目前屈指可数的既能造手机又能造手机关键部件、拥有垂直产业链的企业之一。正是这样拥有垂直产业链的厂商,在主导着全球手机行业的格局,也将在手机行业下一轮大变革中占据先机。不仅华为,其他的国产品牌如OPPO、vivo,也在激烈竞争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力点。他们瞄准用户需求导向,通过创新把握机会,在国际市场不断开疆拓土,显示了中国制造的竞争力。

说到底,手机只是我国制造业中的一个门类,但我们能通过这一门类的崛起找到“中国制造”做大做强的路径。在“中国制造2025”从概念变为现实的过程中,通过技术创新赢得市场、通过品牌塑造巩固市场,必将成为国内企业提升竞争力的根本所在。正如手机行业一样,每一轮的技术革新过程中,都会倒下一批厂商,也会崛起一批新星,只有心无旁骛聚焦于创新的企业才能赢得最后的机会。

反观当前的国内制造业企业,恰恰是在诸如手机芯片这样的基础部件上表现出不足。虽然华为靠自主研发制造芯片,但更多的国产手机厂商还是依赖国外产品,满足于组装和模仿的微薄利润,不愿潜下心做研究。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将引发影响深远的产业变革,形成新的生产方式、产业形态、商业模式和经济增长点。国内企业必须加强关键核心技术研发,特别是针对核心基础零部件、先进基础工艺、关键基础材料和产业技术基础,攻克对产业竞争力整体提升具有全局性影响的关键技术。同时,要提高设计能力,推进制造业品牌建设,围绕研发创新、生产制造、质量管理和营销服务全过程,提升内在素质,借此提升跨国经营能力和国际竞争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