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要闻动态 Highlights 联盟动态 News 行业资讯 Industry 专家观点 Expert Viewpoint 专题活动 Thematic Activities
首页> 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地方动态 | 服务型制造,不能只有“服务”-对江苏服务型制造示范企业的调查

来源:新华日报 时间:2020-01-20

从2019年初的江苏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到刚刚落幕的江苏省委十三届七次全会上,“服务型制造”被多次提及。

作为江苏制造转型升级的主要方向,苏企在向服务型制造转型过程中摸索出哪些模式?进一步推进的难度又在哪里?记者日前跟随相关专家组到江苏省内示范企业调研,为面广量大的江苏制造企业转型寻找参考路径。

从自建智能工厂到定制智能工厂

2019年12月,红豆男装正式上线轻定制小程序,同时全国范围内数百家门店推出轻定制服务。用户可在手机端或门店根据个人喜好享受定制服务,业务开展半个月,已接到近千订单。

 “这一变化的背后,依托的正是红豆围绕‘微笑曲线’两端,打造智慧供应商管理平台和自主智慧工厂的企业发展战略,从而实现数据的标准化、制造的国际化、运营的格式化、管理的智能化。”红豆实业股份有限公司项目主任徐辉感慨。

苏州富强科技,是靠生产高精度的自动检测设备和组装设备起家的,并通过技术优势逐步向自动化生产线行业延伸。2016年起,富强科技踩上智造“风口”,开始打造自己的智能工厂,一举成为工业和信息化部当年智能制造示范项目。

 “纵向上,我们不断推进自家的智能工厂建设;横向上,我们开始为其他企业提供非标自动化专用设备及自动化生产线设计、制造等一体化服务。”富强科技副总经理杭玉洁说,“先走一步”的富强科技正积极向服务型制造转型,为其他企业提供智能工厂的规划咨询、设计、交钥匙工程等服务。

 “每个工厂都有自己的特点,因此对每个工厂的服务是不一样的,都是独家定制的。”杭玉洁举例说,一家“固体氧化物燃料电池生产基地”,就是富强科技与清华大学联合规划设计建设的。

 “从制造产品,到生产线,到打造智能车间、智能工厂,再到为别人打造智能工厂,富强科技的服务型制造成长线索非常清晰,并且十分典型。”江苏省工业设计协会会长管明点评说,江苏尚有大量制造企业以生产产品为主,如何避免同质化竞争?这就要求企业从产品向产品关联的服务链条、产业链条进行拓展提升,从生产商向集成商、服务商、供应商转型,这需要过硬的技术和创新的商业模式。

从硬件生产商到品牌运营商

500万千瓦时,这是星星充电布点全国的充电桩每天的总充电量。成立于2014年的万帮德和新能源公司,旗下主要品牌“星星充电”主营电动汽车充电设备的制造及充电运营两大板块,其中运营收入5年间从300万元猛增到3800万元。

 “早在2014年创业时,我们就考虑怎么通过服务来赋能制造。”万帮德和董事长邵丹薇回忆说,他们在业界最早使用互联网技术,把中间产品交易环节全部搬到手机上来。这些年,为更好提高产品效能,增加服务收入,他们还打造了一朵“云”——星星充电智能管理平台,通过能源管理、能源交易、智能运营等5大系统,连接能源、交通、充电网三个万亿级市场。

 “2014年我们是只卖硬件的设备销售商;2016年起承接EPC(工程总承包),成为工程服务商;2017年开始成为智能运维商;2018年,成为兼具硬件+软件+服务‘铁人三项’的解决方案商。直到2019年,我们成为品牌运营商,很多合作伙伴加入并直接使用我们的品牌。”邵丹薇感慨。

总部位于江阴的法尔胜几年前提出“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高科技产业集团”的企业愿景,制造服务化正是其制定的六大战略之一。在桥梁领域,法尔胜不仅提供产品,还提供包括桥梁技术方案论证、产品研发、生产制造、运输、施工安装、安全监测、维护保养等全产业链的服务。

图片5_.jpg

法尔胜集团工作人员介绍服务型制造案例

 “法尔胜正从一家钢丝绳缆制造商升级为路桥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服务商。”法尔胜信息中心主管花建峰介绍,湖北荆岳长江大桥是国内首座使用法尔胜智能缆索和安全监测云平台的桥梁,通过云平台可实时、准确地看到斜拉索的索力变化,为大桥安全使用提供可靠保障。

 “服务型制造可以从两方面开掘,一是产业链延长,一是产品知识含量增加,法尔胜和万帮德和分别属于前后者。”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专家、江苏大学教授罗建强认为,相同的是,两者都着眼于制造和服务同步创新,从而实现“先苦后甜”的“井喷式”发展。

服务型制造当避“空心化”

相对于示范企业的成功探索,记者在采访中更常遇到企业发出这样的疑惑:“服务型制造究竟是啥?”

无锡市工信局副局长王荣明调研发现:“一方面,不少制造企业依然存在重硬件轻软件、重制造轻服务、重规模轻质量、重批量化生产轻个性化定制的观念,对服务型制造的本质认识不清,误以为发展服务型制造就是发展服务业,担心自身会脱离主业。另一方面,很多企业对转型的步骤,以及在组织上、管理上需要做出的调整也并不明确。”

 “服务型制造不能‘空心化’。”罗建强用几个“不等于”提醒企业当规避的认识误区:“提供基础性的售后、安装、维修等服务,不等于服务型制造;一揽子工程等项目化的产品提供,不等于服务型制造;核心制造业务薄弱或外包的企业不等于服务型制造。”

早在2015年7月,江苏省就在全国率先出台《推进服务型制造发展的工作意见》,确定总集成总承包、个性化定制等6大重点发展领域,提出“培育300家省级示范企业”的目标。各地也纷纷出台相关《意见》,苏州将服务型制造列入每年政府工作任务并制订考核评分细则;无锡则对列为省级及以上服务型制造示范企业(项目)的,给予最高不超过100万元的奖励。

然而,放眼全省,大部分企业提供的服务,还处在服务型制造的“初级层次”,如何更进一步?

 “还需促进制造业与生产性服务业在更高水平上有机融合,企业可重点聚焦发展金融服务、科技服务、现代物流、工业设计等生产性服务业,从而增强服务型制造对自主可控现代产业体系建设的保障能力。” 江苏省工信厅副厅长胡学同表示,2020年江苏省推进服务型制造的力度将“再加码”,实施服务型制造“十百千计划”,重点支持10个服务型制造项目建设,培育100个服务型制造示范项目,引导1000家企业实施服务型制造升级行动。

未来,推进服务型制造如何度量服务化水平,指标如何制定?怎样将服务型制造理念落到实处,使制造企业成为真正受益者?这些,无疑还考验着地方政府的智慧。

短 评 >>>

 “零服吸收率”的启示

在汽车行业,有一个起源于日本的概念——“零服吸收率”,“零”是指零部件,“服”是指服务,即服务产生的利润与经销商运营成本的比率,“零服吸收率”越高表明售后利润越好。

邵丹薇曾供职的万帮车业,其“零服吸收率”当年已超200%,就是说即便一年销售全部停产,服务已能够覆盖所有费用的两倍。受此启发,邵丹薇二次创业,创办星星充电。

这样的故事也给人以启示:一方面,随着服务逐步渗透到各个领域,制造业日益变得“服务密集”,任何制造产品的生产都会融入越来越多的服务作为中间投入要素,制造已向服务化发展;另一方面,服务业为能提高生产效率和稳定服务质量,逐渐摆脱传统的小生产方式而融入更多的工业化生产方式,服务已逐渐向工业化发展。

随着工业设计、个性化定制、全生命周期管理、总集成总承包、信息增值服务等新业态、新模式逐步成为助推企业提质增效的新动能,工业化与服务化同步、产品技术创新与服务创新同步的服务型制造,成为推动江苏制造由大变强的必经之路。

知名传媒人罗振宇在跨年演讲中说,中国经济发展已从有稳定确切路径的“电梯模式”,切换为攀爬方向考验创造力和选择能力的“攀岩模式”。

服务型制造,正是江苏经济的攀爬方向之一。尽管由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制造转型的过程中,制造业企业与上下游供应商、客户的关系都将发生变化,需要对企业原有的业务流程、组织架构、管理模式进行调整和重构,服务型制造转型的路径和步骤尚需进一步明晰,但只要大胆探索,看清形势,把牢机遇,选准方向,服务型制造必将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

本文转自新华日报(1月13日报道,记者:付奇,来源:新华日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