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要闻动态 Highlights 联盟动态 News 行业资讯 Industry 专家观点 Expert Viewpoint 专题活动 Thematic Activities
首页> 新闻资讯> 专家观点

魏际刚 刘伟华:发达经济体供应链战略动向及启示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魏际刚 刘伟华 时间:2020-04-28

图片1.jpg

图片来源:新华社

近年来,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高度重视全球供应链安全,防范各类风险对关键产业、产品和基础设施的影响,构建供应链风险应对机制与弹性供应链,通过创新、绿色化等手段提高供应链智能化与可持续水平,提升产业竞争力。主要发达经济体的这些动向,值得研究与高度关注。  

美国供应链战略与政策动向

美国十分重视供应链安全,从战略、政策、法律等多方面进行了系统部署。

一是将供应链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加强全球供应链安全风险评估和预警。2012年,美国《全球供应链安全国家战略》指出,全球供应链体系是美国经济和安全“至关重要的资产”,提出“促进商品高效与安全运输”和“培养有弹性的供应链”两大战略目标。为降低全球供应链脆弱性,对关键领域的物资、基础设施进行识别,采取供应链风险预警与管理措施。2017年,美国发布《保护战略矿产品安全和可靠供应的联邦战略》,要求相关部门列出对美国经济与国家具有重大影响的关键矿物与来源清单;提出通过研发关键矿物的回收、后处理、替代技术,与盟友通过投资和贸易开发关键矿物备选方案,提升关键矿物的勘探技术,降低进口依赖性、解决关键矿物供应的脆弱性。2018年,相继发布《美国联邦信息通信技术中来自中国供应链的脆弱性分析》《美国信息和通信技术产业供应链风险评估》等报告,分析了中国有大量美国通讯产品供应商以及5G、物联网技术易使通讯供应链受到攻击的风险,提出供应链透明建设与拟定前瞻性预警政策的应对措施。2020年4月9日,在疫情突发的情况下,美国的白宫国家经济会议主席库德洛呼吁,所有在中国的美国企业都撤离,返回美国。由此产生的全部搬家费用,由美国政府承担。包括厂房、设备、基建、装修、知识产权,等等。

二是提高制造业、国防以及高技术领域的供应链弹性。以国家安全为导向,建立健康、安全、弹性、完整的制造业与国防供应链。2017年,特朗普签署了《评估和强化制造与国防工业基础及供应链弹性》报告,在飞机、造船、太空等9个国防领域和制造业网络安全、电子工业、机床工控等7个先进制造领域,提出了加强供应链弹性的计划。同年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7次提到“供应链”,涉及保卫国防工业供应链、建立有弹性的供应链、防止敏感信息泄露并保证供应链完整性等。例如,中国C919客机的核心三大件航空发动机、航空电子设备以及飞控系统,都是美国公司供应的,2020年2月,美国拟考虑阻止GE公司继续向中国国产喷气客机C919供应CFMLEAP-1C发动机,以切断高技术供应链向中国输出。

三是对供应链安全立法。美国已建立起比较完善的供应链安全法律制度,包括海关—商界反恐合作计划(C-TPAT)、舱单预申报规定(24小时规则)、集装箱安全倡议(CSI)、集装箱100%扫描规定、自由安全贸易协定(FAST)、大港计划等。在《联邦采购供应链安全法》的修订版中设立联邦采购安全委员会(FASC),负责美国关键信息与通信技术的识别与风险应对措施的拟定。2018年,生效的《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CRA)设立了严格的出口管制规则,甄别和管制涉及供应链安全和高技术范畴的出口行为,限制供应链关键环节的技术外流。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等均提及供应链风险控制和审查的要求,其中不乏专门针对中国的歧视性规定。2020年1月,美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Ross)向彭博社透露,美国政府正在制定新规则,目的是拒绝向华为提供更多与美国相关的技术。美国商务部正在部署修改长臂管辖原则,将管控范围从美国技术占比的25%降到10%。一旦实施,就意味着大量日韩零部件将无法为华为供货。而在2019年作为对美国元器件的替代,华为采购日韩部件的总量超过200亿美元,增长50%以上。2月6日,美国新安全中心发布研究报告《大国持久战:初步评估》表示,美国应就中国崛起展开“持久战”式的长期规划。

英国供应链战略与政策动向

英国供应链战略聚焦三个方面:第一是关注产业发展,制定全面、长期的产业供应链发展战略。第二是以创新支持制造业供应链发展,提升制造业竞争力。第三是通过融资、产业实践、供应链协同提升中小企业竞争力。

一是将供应链作为制造业发展的关键要素。2012年,英国发布了《产业战略:英国行业分析》报告,对推动英国未来经济发展、提升就业率的重点行业进行了分析,出台了对英国经济至关重要的11个产业发展战略。2017年英国发布《现代产业战略:构建适应未来的英国》白皮书,从“创新”““技能”“基础设施”“商业环境”“地区”五大基础,“人工智能与数据”“流动性”“绿色转型”“大数据”四大挑战,以及“对重要行业作出承诺”“实际投资”的双向承诺行业协议,布局英国脱欧的产业战略,以保证英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优势。

二是将供应链战略与制造业发展紧密结合,支持制造业供应链创新以提升全球竞争力。2013年,英国发布报告《制造业未来:英国面临的机遇与挑战》指出:“全球供应链波动和脆弱会对英国先进制造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要积极帮助企业应对全球供应链风险和挑战”。制定了“柔性制造”计划,推动制造业供应链上下游协同研发。2015年,发布《加强英国制造业供应链政府和产业行动计划》,标志着将提升制造业供应链竞争力上升为国家战略,英国政府和整个行业将共同采取行动,从6个领域(创新领域、技能领域、供应链融资渠道领域、供应链中小企业能力建设领域、供应链合作领域、供应链韧性领域)加强对制造业供应链的扶持,提高英国制造业国际竞争力。2017年英国发布《英国工业战略》,强调参与全球供应链,把各种类型公司团结起来,形成公平的供应链,利用英国供应链优势,以单一“英国队”身份去参与全球基础设施项目投标。

三是通过融资、产业实践、供应链协同提升中小企业竞争力。英国政府通过“融资换贷款”项目向贷款者增加资金供给,通过“企业融资担保”项目帮助企业获得银行贷款,通过“企业资本基金”向支持初创、高增长企业的风险投资基金投资,克服股权资本供应中的市场弱点。政府部门、设备制造商和供应链核心企业加强合作,制定供应链绩效改进方案,向中小企业普及推行最佳供应链实践。

德国供应链战略与政策动向

德国供应链战略早期关注环境与社会可持续性,近年来重视运用先进技术来大力提升工业供应链的智能、领先和安全水平。2013年,德国推出《保障德国制造业的未来:德国工业4.0战略实施建议》,指出“与物联网和服务深度融合的制造业正在迎来第四次工业革命,未来企业将以信息物理系统的形式建立全球网络,改善供应链的全生命周期管理”。提出通过物联网将全球供应链中的生产企业和创新网络中的中小企业有效连接起来,提高批量生产效率和高效的定制化商品生产,以“智能制造”技术实现供应链的高效衔接与资源利用。积极推动工业供应链的智能化和信息化,提出了“工业4.0”的双领先战略:“领先的供应商战略”和“领先的市场战略”。前者就是要做全球最有竞争力的装备制造业,后者是要在德国形成一个供应商生态系统,以大型制造企业为龙头,中小企业相配套的产业生态,形成发展合力与全球标准。伴随区块链技术的不断成熟,2019年,《德国国家区块链战略》指出,德国将研究区块链技术如何促进供应链与价值链的透明度、效率、安全性。

日本供应链战略与政策动向

日本将构建全球供应链作为重要经济发展战略,积极推动区域经济战略合作,采取风险应对措施保障供应链安全,促进供应链可持续发展,完善物流体系来支持全球供应链高效安全运行。

一是重视全球供应链构建与区域经济合作,开拓世界市场及贸易,吸引全球人才、物力与资金。为应对资源缺乏,日本积极利用全球资源促进国内供应链发展。2013年,日本发布《日本振兴战略》,提出推动具有全球竞争优势的制造业与服务业的供应链发展。积极推动区域经济合作,抢占战略先机,在21世纪全球经贸规则制定及供应链构建中占据主导地位。2018年,日本主导推动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正式生效,其对亚太地区供应链发展做了约定:通过整合生产来降低贸易区供应链的成本;协助中小企业参与自由贸易区供应链;设立专门委员会来确定提升和加强供应链发展的措施。通过促进贸易和投资,利用原产地规则带动区域内创新价值链和供应链发展,创造新的亚太地区商业模式。

二是应对供应链风险及建设可持续供应链。2013年,日本发布《国家安全保障战略》,对全球供应链竞争及跨境供应链风险提出了应对措施,通过加强与世界组织的战略互利合作、安全领域人才培养、系统防御来应对供应链风险。2020年3月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以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影响为议题的“未来投资会议”上呼吁:对“一国生产依存度高的高附加值产品生产基地”要回归国内,而附加值不高的则应向东盟等进行多元化转移。2020年4月,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日本经济产业省推出了总额高达10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万亿元)的抗疫经济救助计划,但其中有一个“改革供应链”的项目,却专门列出243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8亿元)资金,用于资助日本制造商将生产线撤出中国,以实现生产基地的多元化。

三是完善物流供应链体系。2017年,日本发布了《综合物流施政推进计划(2017年度—2020年度)》,内容涉及:供应链协同,提高物流效率;构建智能物流供应链、无缝连接与高附加值的供应链,通过采取标准技术、RFID、电子通关处理技术提升效率;与相关各方紧密合作,构建多运输方式协作的高效、一体、可持续供应链等。

对我国供应链发展的启示

(一)必须高度重视国家供应链安全

我国相关部门、关键企业等应共同参与国家供应链战略制定,形成全球供应链风险预警评价指标与应对机制,建立关系国家安全和国计民生关键产业供应链安全管理体系。高度重视国防军工、重点产业、高技术产业的供应链体系建设。对供应链安全进行立法,从源头确保供应链安全,在一些细分领域出台保障供应链安全的政策。防止中美贸易摩擦、国内综合成本上升和疫情等因素叠加导致供应链、产业链外移。推进“一带一路”供应链共同体构建、相关国家互惠供应链能力建设、供应链安全方案的互认等机制。

(二)着力提升关键产业供应链弹性

通过自主创新、关键供应商自给、实施供应链备链计划等方式,在中国制造强国的十大领域如ICT、机器人和数字制造、航空航天、海洋工程和高技术船舶、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电力、农机、新材料、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材等优先加强供应链弹性建设。建立紧密的部门间、地区间、企业间、政企间合作关系。支持行业间、企业间、上中下游、大中小企业、实体经济与金融机构、实体经济与科研机构之间的共利共享共赢。

(三)以创新驱动供应链效率变革

积极运用智能生产、智能工厂、智能物流等引领制造业供应链管理变革。制定智慧供应链发展中长期计划,利用物联网、区块链、5G、人工智能等推进供应链的自动化、数字化、透明化、智能化步伐,打造中国智慧供应链的全球领先优势。支持企业建设供应链数字化平台,发挥供应链上下游的协同合作、信息共享作用,建立快速响应、敏捷柔性的供应链。促进优势企业对供应链的主导力和管控力,将中国产业体系的基础优势长期稳定地嵌入到全球供应链体系中。

(四)加强建设可持续供应链

打造符合生态与环境可持续发展要求的供应链。针对原材料采购、生产、运输、分销及回收等环节制定合理的环保要求。建立面向供应链全生命周期的绿色指标与污染监控体系。推进企业社会责任制度体系建设,鼓励平台型企业在企业社会责任建设中发挥核心表率与监督作用,推进供应链全链条可持续发展。

(五)加快重构应急供应链

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为契机,相关部门联合攻关,重构突发事件应急供应链服务体系,完善应急供应链的智慧分级响应机制和联防联控机制。从供给、需求、设施设备、信息、政策等方面建立应急供应链服务体系,利用大数据和可视化技术,加快建设集应急物资生产储备、捐赠分配、交通运输、邮政快递、分发配送、应急需求等各方面信息于一体的应急物流与供应链协同调度平台,确保应急资源可找、可取、可用、可控。

本文转自“中国经济时报”微信公众号(4月20日发表,作者:魏际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刘伟华,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运营与供应链管理系主任。来源:“中国经济时报”微信公众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