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要闻动态 Highlights 联盟动态 News 行业资讯 Industry 专家观点 Expert Viewpoint 专题活动 Thematic Activities
首页> 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发展观察 | 促进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发展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周小亮 时间:2020-04-30

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发展是全球产业发展趋势,是产业结构演变的必然过程,是推动产业升级的主要驱动力量。2019年福建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推进现代服务业提速提质工程,强化服务业发展政策支撑,推进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大力发展供应链物流、电商物流、智慧物流、冷链物流,建立广泛覆盖的快递末端服务网络,支持建设五个国家物流枢纽布局承载城市;加快发展平台经济,培育大型网络批发零售、大宗商品现货交易、行业性定价结算、物流企业服务等平台。

制造业与服务业之间并非简单的分工关系,而是互相融合并协同发展。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制造业与服务业的融合趋势更加明显。因此,加快推进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发展,对顺应全球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增强产业国际竞争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和实现赶超具有重要意义。

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过程中,既包括从产业环节分离状态到互相融合,也包括两者融合产生的新产业。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的本质是制造各个环节服务含量的增加引起制造产品的附加值提高,即以人力资本和知识资本为核心的服务提升了产品的附加价值。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融合的形式主要为内部融合与外部融合两大类:内部融合就是制造业服务化过程,即服务型制造,外部融合是生产性服务业与制造业的融合,即生产性服务业以市场化方式嵌入到制造业中。目前,福建省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多数制造企业承担全球生产体系中的加工制造环节,关键技术、研发设计和品牌管理等都被跨国公司所掌握;二是生产性服务业服务能力不足,在技术研发、信息服务、人才供给等关键环节难以为先进制造业提供核心能力、高附加值的支持;三是现有产业政策缺乏引导两业融合发展的政策措施,引导企业自我增强型的产业内循环发展不足,两业融合发展的战略规划有待进一步明晰,还缺乏资金、税收、技术、人才等资源与环境方面的配套支持措施。为此建议:

第一,建立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认定标准、统计体系和配套管理办法。“先进制造业”的先进性在于生产技术、生产方式和生产组织形式的综合创新,是制造业的一部分,不是在现有产业划分标准下新设一个行业类别或者划分一个新行业群体。“现代服务业”是我国特有提法,与生产性服务业、知识型服务业和科技服务业的概念存在交叉重叠,没有相应的统计口径。因此,应该明晰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统计口径,在此基础上,建立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的具体认定标准和相应的配套管理办法,从而加强对两业融合发展的分析研判、引导激励和监测预警。

第二,加强政策引导,完善配套措施。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条件,积极鼓励外资、港澳台资和民间资本向生产性服务业转移,重点引进高知识含量、高技术密集度和高附加值的生产性服务业项目。加强资源整合,抓住两业融合的起步期,争创服务业大品牌,带动服务业整体发展。出台两业融合专项政策措施,鼓励现代生产性服务业在产业链不同层面向先进制造业渗透延伸,不断完善服务功能,在开发区、产业集聚区域重点发展具有比较优势的生产性配套服务。降低现代服务业资质行政审批门槛,打破行业垄断,鼓励产业、行业业务交叉和延伸发展,允许工业企业现有存量土地使用类型变更为促进产业融合发展的服务业用地,并享受工业用地在水、电、气等方面的相应政策。在重大基础建设项目招投标中,要科学设定发包标段,鼓励以集成招标的方式促使制造业企业发展成为具有总集成总承包能力的服务型制造企业。

第三,打造平台载体,推进协同发展。依托现有产业集群、开发区,聚焦集群内产业关联度低、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不够等瓶颈问题,打造塑造创新品牌、培育产业集群、延伸产业链条的服务平台载体,让产业链条上的制造企业无缝插入服务平台,提供精准服务,提升融合水平。如福建省国家级服务型制造示范平台泉州迪特工业设计有限公司打造集聚全球工业设计资源的“矮凳网”,在工业设计、鞋服产业等领域,通过平台整合供应链、前沿科技、创新设计和人才资源,开展电子商务、人才集聚和精准对接,服务地方产业和中小企业创新发展,极大降低制造企业创新成本,提升产品附加值,对推进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具有很好的示范借鉴作用。同时,协调相关部门加大对服务平台办公用地、项目资金、税收优惠等方面的支持。

第四,强化金融服务,增强发展动力。着力完善两业融合多层次、多元化的金融服务体系,破解两业融合关键渠道和环节的融资瓶颈。利用各种经济手段如项目资金补助、税收返还、信贷贴息等,加大两业融合财政支持力度。运用政府引导基金(如技改基金)、民间资本(如天使基金、风险基金)等金融资本,增强两业融合发展的资金支持。引导金融机构适当降低服务企业和服务化转型制造企业的抵、质押门槛,放宽股权质押、专有技术质押、知识产权质押等条件。运用信贷、信托、租赁、保险、担保等金融工具,加大对创新企业、平台的资金投入,支持具备条件的企业进入国内和国际资本市场(如科创板上市)。创新投融资方式,推进企业孵化、项目众筹等商业模式,提升众创空间金融孵化功能,鼓励和吸引民间资本、国内外大企业和风险投资机构等以各种形式投入孵化器,为企业提供资金支持和信用担保。创新财政资金使用方式,加大对两业融合企业、项目的重点扶持。

第五,加大服务投入,推动深度融合。以信息技术为两业融合的切入点,加大企业服务投入,推动互联网全面融入制造企业研发、设计、生产、流通、管理、售后等各个环节,发展数字化设计、网络协同研发、现代化供应链管理、个性化定制、在线检测、远程诊断和维护等基于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服务功能创新,加快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规模化应用,变革制造业生产函数,扩大投入产出服务占比,引导制造业企业的利润中心向“微笑曲线”的前后两端延伸。鼓励建立以核心企业为龙头、配套企业为基础、平台企业为驱动的战略联盟,形成制造业发展新形态,有效推动深度融合。

第六,引导大数据应用,打造融合新动能。5G时代来临,万物互联互通,大数据应用已成为新时代驱动制造业的新动能。一要加强数据资源共享,引导大型电商企业对制造企业的数据资源共享,发挥数据资源集聚优势,连通制造与服务。二要加大数据应用研究,针对平台数据资源,推动数据分析研究,在推动行业标准化制定(如专业人才等级薪金标准等)、完善服务业统计和保护知识产权方面,拓展数据资源应用研究。三要加强数据安全管理,有关部门应加大对数据安全的分级研究,健全分类管理体系,加大共性数据共享,加强隐私数据保护。

第七,创新人才政策,提升支撑能力。一是完善高等教育的专业和课程设计,并鼓励各地设立服务型制造研究院,开设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发展的相关专业和课程,培养既懂制造又懂服务的融合发展高层次人才。二是完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体系。紧紧围绕“工匠人才”,完善智能技能教育培训体系,培养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发展的新型高技能工匠人才,为先进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发展提供人才支撑。三是打造人才“家园”,以工业设计为例,台湾工业设计教育发展较早,理念先进,设计人才贴合福建轻工消费品主导的制造业产业布局。可推动台湾设计人才引进,打造台胞台企登陆的第一家园。四是创新人才落地机制,引导网络化、项目化用人模式,用订单吸引高端人才为制造企业提供服务。五是创新人才补助政策,人才补助要以成果落地转化作为检验标准,以实绩论英雄,实行奖励补助。

本文转自福建日报(作者:周小亮,单位:福州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福州大学民建经济研究院。来源:福建日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