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要闻动态 Highlights 联盟动态 News 行业资讯 Industry 专家观点 Expert Viewpoint 专题活动 Thematic Activities
首页> 新闻资讯> 要闻动态

聚焦“两业”融合:两提案建议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消除服务业和制造业税收等政策差异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时间:2020-05-25

继2019年底15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以来,“两业”融合备受瞩目,并成为今年“两会”的一大讨论热点。

八大民主党派中,民革中央与民建中央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放在了这一领域,并分别提交了《关于推进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的提案》《关于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的提案》

上述提案指出,中国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生产性服务增加值占GDP比重只有22%;制造业企业陷入价值低洼困境,平均利润率仅为2.59%,这使得“两业”深度融合缺 “芯”少“基”。此外,“两业”深度融合的政策供给如贷款、税收、用地等,存在管理边界不清晰、意识导向偏差等问题。

为此,提案建议,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着力发展工业软件、工业互联网、供应链管理等新兴服务业,以及数字经济等“跨界”融合的新业态、新模式。

提案建议,消除服务业和制造业在税收、金融、科技、要素价格之间的政策差异,支持制造企业在不改变用地主体和规划条件的前提下,利用存量房产、土地资源,实行5年过渡期内保持土地原用途和权利类型不变的政策;对享受高新技术企业待遇的制造业企业,剥离成立生产性服务企业后,仍然享受高新技术企业待遇。

提案还建议加大对制造业企业信息化、智能化改造的财政投入,对制造业服务化业态给予补助奖励。在现行增值税加计扣除政策基础上,进一步提高生产性服务业和服务型制造企业进项抵扣比例,以弥补企业人工成本不能抵扣的不足。

此外,提案还建议,尽早出台《网络安全法》实施细则,分行业制定制造企业行业通用数据标准;并探索设立服务型制造研究院,开设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发展相关专业和课程,培养既懂制造又懂服务的高素质人才。

 “两业”融合缺 “芯”少“基”

民革中央提交的《关于推进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的提案》指出,但是,目前我国“两业”融合宽度偏窄、程度偏低,已成为制约实体经济发展水平提升的主要障碍:

一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两业”深度融合缺 “芯”。2018年,我国生产性服务增加值占GDP比重只有22%,在第三产业中还不到一半,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相比,整体发展水平明显滞后,存在供给质量不高、市场化程度较低、服务功能单一、参与全球化程度不深等问题,对实体经济的支撑作用较弱。

二是制造业陷入价值低洼困境,“两业”深度融合缺“基”。制造业企业向服务化转型,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且具有较高风险性。目前我国制造业企业平均利润率仅为2.59%,远低于世界500强企业水平。企业难以负担服务化转型过程中的高额成本投入,转型意愿较低。

三是政策供给不足,“两业”深度融合缺“力”。我国行政管理体制条块分割、各自为政,对“两业”深度融合的政策供给如贷款、税收、用地等,存在管理边界不清晰、意识导向偏差等问题,抑制了制造业企业剥离服务流程、成立专业性服务企业的动力。

补齐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短板

为解决上述行问题,民革中央的提案建议:

一、加快生产性服务发展

(一)补齐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的短板。提案建议,以生产性服务促制造业技术创新为导向,加快发展研发设计、信息技术、创业孵化等生产性服务业。对标国际标准,尽快制定生产性服务各细分领域的标准准则,推动生产性服务业标准体系建设。支持行业协会、第三方机构和地方政府选择产业基础良好、市场化程度较高的行业,率先组织培育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服务品牌。

(二)发展面向制造业服务化的新兴服务业。提案建议,着力发展工业软件、工业互联网、供应链管理等新兴服务业,以及发展数字经济等“跨界”融合的新业态、新模式,引领制造业向数据驱动型创新体系和发展模式转变。立足于满足制造业多样化、个性化的市场需求,支持有优势的服务业企业实施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兼并重组,打造跨界融合产业集团和产业联盟。

二、鼓励制造业服务化改造

(一)激发改造内在动力。提案建议,加大对制造业企业信息化、智能化改造的财政投入,对制造业服务化业态给予补助奖励。实施“两业”融合众创金融试点工作,开展债券发行、信用贷款等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依托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国家级自主创新示范区等创新开放载体,整合优势科研和教育资源等,建立一体化的制造业服务化公共创新平台和动态创新链。

(二)推进产业链融合拓展。提案建议,聚焦航空航天、电气装备、汽车行业、生物医疗等典型制造行业,以产业链为枢纽,推动制造业企业向价值链两端延伸。在先进制造业集群内配套发展研发设计、检验检测、商贸物流等生产性服务业,推动制造业集群由“生产+制造”向“服务+制造”综合园区转型升级。

三、营造“两业”深度融合的产业生态

(一)构建一体化产业政策体系。提案建议,消除服务业和制造业在税收、金融、科技、要素价格之间的政策差异,支持制造企业在不改变用地主体和规划条件的前提下,利用存量房产、土地资源,实行5年过渡期内保持土地原用途和权利类型不变的政策。对享受高新技术企业待遇的制造业企业,剥离成立生产性服务企业后,仍然享受高新技术企业待遇,并落实扩大企业增值税抵扣范围、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等税收优惠政策。

(二)推进重大科技专项行动。提案建议,作好顶层科技规划,把“两业”深度融合过程中面临的重要科技问题和核心技术环节,作为政策支持的重点领域。支持重点企业开展相应的技术研究攻关、运营模式创新、标准规范试点。创建完善一批涉及公共工业云、基础研发设计、制造行业协同制造等领域的“两业”深度融合专业服务平台,支撑制造业企业服务创新能力的提升。

提高生产性服务企业进项抵扣比例

民建中央提交的《关于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的提案》则指出,目前两业融合发展统计指标体系还有待完善,税收政策对企业人工成本抵扣方面的支持力度有待进一步加强,工业数据安全性有待提高,人才保障水平也有待提升。

为此,该提案建议:

1.完善统计指标体系。

提案建议,增加制造业企业利润构成变化趋势、无形资产占企业资产的比重、知识产权占无形资产的比重、专利占知识产权的比重等相应的统计指标,建立兼顾规模与效益的指标体系;加快完善服务型制造统计制度,为服务型制造发展提供支撑;在融合发展先行地区开展融合发展调查统计试点。

2.进一步加大税收支持力度。

提案建议,在现行增值税加计扣除政策基础上,进一步提高生产性服务业和服务型制造企业进项抵扣比例,以弥补企业人工成本不能抵扣的不足。

3.加强工业数据安全风险防范。

提案建议,分行业制定制造企业行业通用数据标准;尽早出台《网络安全法》实施细则,或制定数据资源安全管理法规,对两业融合过程中各类信息的采集、存储、加工、传递、检索、分析等权责予以规范,进一步明确数据资源安全罚则;开展两业融合数据治理关键技术研究,将两业融合数据治理工作细分为具体步骤,并进行多次PDCA循环处理,加强数据治理技术的验证评估。

4.强化两业融合人才支撑。

提案建议,重点培养信息技术应用人才、统计人才和管理会计人才。大力发展现代职业教育,鼓励高校根据企业人才需求设立高等职业教育的科类,支持企业根据自身需要同各科研院所开展合作,深化产教融合。探索设立服务型制造研究院,开设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发展相关专业和课程,培养既懂制造又懂服务的高素质人才。建立新职业认定体系。加强新职业资格认证,推动两业融合发展出现的新职业在市场上的认证认可。

本文转自21世纪经济报道(5月19日发表,记者:夏旭田,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推荐